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 大小:1M
当前位置:手机爸爸>软件>小说动漫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

版本:1.0 大小:1M 分类:小说动漫 时间:2017-09-20 17:38
立即下载
  •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截图一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截图二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截图三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截图四
  • 特别说明请大家多多关注手机爸爸,我们将为您带来最新最热门小说vip章节的免费阅读。如需阅读小说全文,请点击下载我们提供的专用小说app进行阅读。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简介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金丹老祖在现代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的简介: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就在手机爸爸。我是学渣?怎么可能,堂堂金丹老祖,半步元婴大能,区区凡间学问给我一天时间,秒变学霸。你有灾祸要化解?可以,十二枚极品玉石,童叟无欺。你脸上长了斑?你怕老?简单,一粒定颜丹,保你不老妖精。诚惠十二枚玉石。你有病,没的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金丹老祖在现代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的简介: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就在手机爸爸。我是学渣?怎么可能,堂堂金丹老祖,半步元婴大能,区区凡间学问给我一天时间,秒变学霸。你有灾祸要化解?可以,十二枚极品玉石,童叟无欺。你脸上长了斑?你怕老?简单,一粒定颜丹,保你不老妖精。诚惠十二枚玉石。你有病,没的治?笑话,培元丹一颗,药到病除。十二枚玉石,概不赊欠。要那么多玉石干什么,当然是修炼啊!金丹老祖在现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怎么样?是不是看完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的简介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那还等什么,快快进行金丹老祖在现代最新章节阅读吧!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小说介绍:

    作者:月下箜篌
    最新章节:第436章战斗

    金丹老祖在现代第436章战斗

     曹金阳看着柳夕的眼睛,赞赏的说道:“你叫柳夕对吧,我知道你。@无限好文:尽在真是聪明啊,仅仅看到这个古墓和这条银蛇,就将过去的事情推测的**不离十。”
     他轻轻的鼓起掌来:“刚才听了你的分析,剧情丝丝入扣,我简直吓了一跳,差点以为当时你也在场。修士啊,果然不愧是我们巫族的天敌,难怪在远古时代,能够把我们巫族诛杀殆尽。只有十二祖巫后裔,才勉强逃到了这个末法世界。”
     柳夕摆摆手:“你过奖了,论观察和推断能力,其实我还差的远。”
     曹金阳真诚的说:“不不不,我说的是真的,你的确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儿。或许这么称呼你不准确,用你们修道界的话来说,我应该称呼你一声柳夕仙子,对吗?”
     柳夕说:“我也是说真的,论观察和推测能力,我真的还差的远。”
     柳夕仙子最大的优点,那就是谦虚。
     就那修道界最常见的无主的洞天福地探查搜寻来说,有人发现了某个无主的上古或者远古修士洞府,往往会相邀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探险。
     这种探险队伍,少的时候两个人,多的时候甚至几个门派所有的精英弟子一起参加。全取决于洞府的大小和价值,以及洞府的危险程度。
     柳夕作为天道宗的真传弟子,且是一个学霸,在这种探险活动中往往可以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所以,经常会有人来邀请柳夕一同探险,大大小小的探险活动柳夕参加了上百次。
     但她的长处不在于观察和推断能力,那是千机门门人的特长。
     柳夕的能力在于从浩瀚如海的资料中,搜寻到一丝半点的有用信息,或者找到相关难题的破解方法。
     这就要求柳夕必须精通古往今来修道界所有的历史,了解每一次大小事件的经过,了解无数的历史人物。他们的种族和经历,他们的癖好,他们的修为和功法,他们的社会关系等等等等……
     历史浩瀚如海,其中的人物更是如恒河之沙,要想从历史长河中准确的找出某一粒沙子的信息,这可比大海捞针难多了。
     也就是修真界的学霸柳夕仙子,才能窥一斑而知全豹。只需要告诉她一个洞府的名字,或者只是洞府是什么种族的文字,她就能大致推测出曾经的主人是谁。
     修道界少说也有上百万年的历史,柳夕都能清楚的记得其中有名的人物。只有区区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对柳夕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
     她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古墓大约是在什么时候建造。然后联系古墓的位置以及古墓的设施,就能推断出古墓主人的身份。
     随后,柳夕可以根据古墓的布局,还有古墓内埋葬的尸体,就能推断出大约发生了什么事。
     曹金阳对柳夕赞不绝口,却不知道柳夕和秋长生心里却对他无比鄙夷。
     怎么说呢?
     就好像学渣十分真诚的对学霸说:“哇,学霸你好厉害,居然连二元一次方程式都会做呢!”
     学霸很谦虚的对学渣说:“呵呵,这不算什么。”
     然而学霸内心却对学渣无比的鄙夷,你特么在逗我吗,会二元一次方程式有什么好夸奖的?
     嗯,大概就是这种心态吧。
     曹金阳明显感受到两人眼底的不屑,可惜他却想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只好装作感觉不到,安慰自己想多了。
     他抬起手,说:“好了,你们的请求我已经满足了,现在把银蛇还给我吧。”
     秋长生看着手里的灵兽袋,叹息道:“这条银蛇居然不能换我们两人的命,要你何用?”
     话音一落,秋长生手中灵力一吐,灵兽袋连同里面的银蛇顿时化作尘埃,从他手中西沙一般滑落。
     “住手!”
     曹金阳大惊失色,似乎根本没有料到秋长生竟然这么干脆,直接就将灵兽袋震碎。
     在他看来,银蛇作为两人目前最重要的筹码,肯定会被两人严密保护,用来和自己交换条件,绝对舍不得轻易杀死才对。
     谁知道……
     大惊过后,曹金阳顿时大怒。熊熊怒火一瞬间将他埋没,脑中的理智顿时崩塌。
     果然,修士都是一群反复无常的卑鄙小人,是一群逆奴!
     该死的逆奴,吾必将尔等碎尸万段!
     巫族对修士镌刻进骨子里的不共戴天的仇恨,本来被曹金阳一直压抑在心底,在柳夕和秋长生面前一直表现的慈祥温和。
     但随着秋长生毁掉灵兽袋的同时,曹金阳一把撕开了脸上的伪装,露出凶狠狰狞的笑容。
     “竟敢毁我银龙,坏我千年大计,给我去死!”
     曹金阳一身厉吼,脸上开始迅速变化,身体也开始朝蛇身变化。
     但就在此时,他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张嘴吐出一大口血,仿佛受到了致命一击。
     随着他一口血吐了出来,曹金阳身体的变化也停了下来,没有变成巨大的黑色蟒蛇,依然是曹金阳的人形状态。
     曹金阳抬起血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柳夕:“你、你还能控制那个轮子?”
     柳夕站在秋长生身后,从他肩膀上露出头来,朝曹金阳笑道;“多可笑啊,那本来就是我的本命法宝,我当然能够控制。”
     “可是……”
     曹金阳刚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又一口浓血吐了出来,污血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内脏的碎片。
     他连续吞了好几口血,这才止住吐血,继续问道:“可是我明明将它收进来我的胃里,我的胃是一个独立空间,和这个世界都是平行的,明明不应该有联系才对。”
     “你说的对,的确如此。你的胃用我们修士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小世界,和外面的世界没有丝毫联系。”
     柳夕点点头,肯定了曹金阳的说法。
     “那为什么……”
     “因为日月精轮本是一对啊,乃是十大先天灵宝之一,是天地开辟时自然孕育而出的至宝。这件法宝自带空间法则,而且日月精轮的空间法则大于等于所有的空间法则。”
     “也就是说,日月精轮可以无视一切世界的空间法则。”
     一柄月牙般的环类武器从柳夕身上飞了出来,围绕着柳夕缓缓的上下盘旋,一层层月华光辉将柳夕衬托的如同月下仙女。
     曹金阳定定的看着围绕着柳夕旋转翻飞的月精轮,月精轮光华流转,一层层月华随着它的身影徐徐的洒下,照亮了古墓的黑暗。
     “原来还有一只啊。”
     曹金阳叹息道:“看来是我的情报不足,我一只以为你只有一个轮子。更没想到,你的轮子来头竟然这么大,竟然是日月精轮。”
     随后,他又说了一句让柳夕和秋长生都差异无比的话;“原来你们是日月精轮啊,好久不见了。”
     曹金阳的话音一落,徐徐盘旋的月精轮一顿,竟然离奇的停了下来。
     更惊奇的是,月精轮顿了一会儿,“咻”的一下飞到了曹金阳身边,围着他快速的转了几圈。
     曹金阳脸上神色一喜,忍不住露出笑容:“月精轮,你还记得我吗?你是祖巫帝江的武器啊,是我巫族**圣器之一啊!”
     山海经上说:帝江,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空间速度之祖巫。
     帝江也有武器,是巫族**圣器之一的日月精轮,也就是柳夕这一对。
     当初帝江持日月精轮纵横天下,速度无人能及,千万里之遥,一息可达。
     远古时期,举世伐巫,百族共同诛杀剿灭了巫族,只有巫族十二祖巫后裔才从深渊魔洞中逃到了末法世界。
     巫族的法宝、武器、灵药、秘籍等等一切东西,都被百族强者瓜分。
     而巫族有名的**圣器,自然是人人争夺的关键法宝。
     日月精轮被天道宗的前辈大能抢到,成了天道宗的镇派法宝之一。当代天道宗宗主,柳夕的师尊将日月精轮赐予了柳夕,成为了她的本命法宝。
     但这一节,就连当事人柳夕都不知道,秋长生同样一脸茫然。
     修道界十大先天灵宝,竟然曾经是巫族的圣器吗?
     不过这却是最合理的说法,柳夕就算想反驳,也反驳不了。
     远古时期,巫族乃是天下共主,其他任何种族在巫族面前,都是蝼蚁般的奴隶。
     而先天灵宝,从天地初开时便存在,自然也会落到当时最强大的巫族手里,成为巫族的圣器。
     这简直是必然的。
     柳夕脸色异常难看,她利用日月精轮阴了曹金阳一把,没想到日月精轮还有这一出。
     如今日月精轮似乎认出了旧主,接下来日月精轮会怎么做呢?
     是帮助旧主杀新主,还是帮助新主杀旧主?
     柳夕和秋长生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不好看,眼神快速的交流着想法。
     打?逃?还是守?
     都不好,不管哪一种,两人都没有百分之一的把握。
     实际上,刚才两人一直在闲扯聊天,甚至还和曹金阳说了一大堆的废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烛九阴出现在槐树树干上的那一刻,柳夕就悄悄的祭出了月精轮。利用月精轮和日精轮天生一对的属性,感应日精轮的存在,沟通日精轮内的器灵。
     烛九阴的胃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与现实世界相互平行,柳夕是不可能感应到并且沟通日精轮的器灵。
     但是,月精轮可以。
     日月精轮上天然携带的两大空间法则,大于等于任何世界所有的空间法则,包括烛九阴胃里的独立空间。
     等到月精轮的器灵和日精轮的器灵彼此呼应后,秋长生一把捏碎了灵兽袋,而柳夕也在此时发动了攻击。
     再坚固的堡垒,从内部攻破都是最快速的方法。
     果然,柳夕一击成功。
     但现在,立下大功的月精**有投靠旧主的迹象,怎能不让柳夕和秋长生大惊失色。
     曹金阳出现,两人之所以一直没有逃,就是因为知道在这个封闭式的古墓,两人无路可逃,只能和曹金阳硬拼一场。
     柳夕和秋长生的境界修为都太低,两人唯一能够斗赢曹金阳的希望便在于日月精轮上。
     如果日月精轮转投旧主……
     柳夕和秋长生彼此对视一眼,各自都看明白了对方眼神里的意思:杀了我。
     柳夕脸色异常难看,她利用日月精轮阴了曹金阳一把,没想到日月精轮还有这一出。
     如今日月精轮似乎认出了旧主,接下来日月精轮会怎么做呢?
     是帮助旧主杀新主,还是帮助新主杀旧主?
     柳夕和秋长生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不好看,眼神快速的交流着想法。
     打?逃?还是守?
     都不好,不管哪一种,两人都没有百分之一的把握。
     实际上,刚才两人一直在闲扯聊天,甚至还和曹金阳说了一大堆的废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烛九阴出现在槐树树干上的那一刻,柳夕就悄悄的祭出了月精轮。利用月精轮和日精轮天生一对的属性,感应日精轮的存在,沟通日精轮内的器灵。
     烛九阴的胃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与现实世界相互平行,柳夕是不可能感应到并且沟通日精轮的器灵。
     但是,月精轮可以。
     日月精轮上天然携带的两大空间法则,大于等于任何世界所有的空间法则,包括烛九阴胃里的独立空间。
     等到月精轮的器灵和日精轮的器灵彼此呼应后,秋长生一把捏碎了灵兽袋,而柳夕也在此时发动了攻击。
     再坚固的堡垒,从内部攻破都是最快速的方法。
     果然,柳夕一击成功。
     但现在,立下大功的月精**有投靠旧主的迹象,怎能不让柳夕和秋长生大惊失色。
     曹金阳出现,两人之所以一直没有逃,就是因为知道在这个封闭式的古墓,两人无路可逃,只能和曹金阳硬拼一场。
     柳夕和秋长生的境界修为都太低,两人唯一能够斗赢曹金阳的希望便在于日月精轮上。
     如果日月精轮转投旧主……
     柳夕和秋长生彼此对视一眼,各自都看明白了对方眼神里的意思:杀了我。
     柳夕脸色异常难看,她利用日月精轮阴了曹金阳一把,没想到日月精轮还有这一出。
     如今日月精轮似乎认出了旧主,接下来日月精轮会怎么做呢?
     是帮助旧主杀新主,还是帮助新主杀旧主?
     柳夕和秋长生对视一眼,两人脸色都不好看,眼神快速的交流着想法。
     打?逃?还是守?
     都不好,不管哪一种,两人都没有百分之一的把握。
     实际上,刚才两人一直在闲扯聊天,甚至还和曹金阳说了一大堆的废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烛九阴出现在槐树树干上的那一刻,柳夕就悄悄的祭出了月精轮。利用月精轮和日精轮天生一对的属性,感应日精轮的存在,沟通日精轮内的器灵。
     烛九阴的胃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与现实世界相互平行,柳夕是不可能感应到并且沟通日精轮的器灵。
     但是,月精轮可以。
     日月精轮上天然携带的两大空间法则,大于等于任何世界所有的空间法则,包括烛九阴胃里的独立空间。
     等到月精轮的器灵和日精轮的器灵彼此呼应后,秋长生一把捏碎了灵兽袋,而柳夕也在此时发动了攻击。
     再坚固的堡垒,从内部攻破都是最快速的方法。
     果然,柳夕一击成功。
     但现在,立下大功的月精**有投靠旧主的迹象,怎能不让柳夕和秋长生大惊失色。
     曹金阳出现,两人之所以一直没有逃,就是因为知道在这个封闭式的古墓,两人无路可逃,只能和曹金阳硬拼一场。
     柳夕和秋长生的境界修为都太低,两人唯一能够斗赢曹金阳的希望便在于日月精轮上。
     如果日月精轮转投旧主……
     柳夕和秋长生彼此对视一眼,各自都看明白了对方眼神里的意思:杀了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猜你喜欢

      激情小说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