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 大小:1M
当前位置:手机爸爸>软件>小说动漫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

版本:1.0 大小:1M 分类:小说动漫 时间:2017-09-20 17:38
立即下载
  •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截图一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截图二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截图三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截图四
  • 特别说明请大家多多关注手机爸爸,我们将为您带来最新最热门小说vip章节的免费阅读。如需阅读小说全文,请点击下载我们提供的专用小说app进行阅读。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简介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放课后的教室.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的简介: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就在手机爸爸。放课后的教室.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怎么样?是不是看完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的简介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那还等什么,快快进行放课后的教室.最新章节阅读吧!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小说介绍:作者:校主任最新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放课后的教室.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的简介: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就在手机爸爸。放课后的教室.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怎么样?是不是看完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的简介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那还等什么,快快进行放课后的教室.最新章节阅读吧!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小说介绍:

    作者:校主任
    最新章节:48第48章

    放课后的教室.48第48章

     强烈推荐:
     购买率达50正常阅读, 其余防盗72小时,请大家支持正版, 感谢  陈犹匪:“……”
     书令仪嘴角微微弯起。$%小说『|
     她今天穿了件白色极为厚实的毛衣, 长发披肩, 即便是在冬天, 也清凌凌叫人心头惊鸿一见。
     陈犹匪眸光微暗。
     书令仪请他们坐下吃东西, 陈犹匪十分自然的霸占了她身边的位置。
     王敏敏坐在书令仪的对面, 嘴上道:“学姐在英港本来可以升高中,到时候国际班申请留学很容易,怎么突然参加中考去了一中啊。”
     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的学生思维不太一样,大多私立学校的学生家境不凡,大部分都是冲着出国留学去的。
     公立学校对他们来说,竞争激烈, 而且还干不过……一想到要和千万学子争高考, 不如让家里砸多点钱留学还能放飞自我。
     书令仪摇摇头, “我想进明大。”
     明大的舞蹈学院和国家舞蹈协会挂钩, 里面艺术家任何一位拿出来分分钟让人敬仰, 进去还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书令仪不为别的,只是对艺术家充满敬仰, 她向往取得那样的成就。
     王敏敏倒吸一口气,她也是学舞蹈的, 要算起来还是带过书令仪的老师现在的学生, 是她师妹。
     她朝她哥看一眼, 充满同情和怜悯。
     男生再帅有个卵用哦, 像学姐这样的英港之花,追求更高好吗。
     陈犹匪睨她一眼,王敏敏悻悻收回目光。
     “明大可以说是群英荟萃了。那哥你考体育生吗,中央体院就在明大附近的哎。”
     书令仪看着陈犹匪也在好奇男生的想法。
     陈犹匪道:“我不告诉你。”
     陈犹匪篮球打的好,学校老师推荐他入过省队,初中时他就在省队待过一年,有保送报考不要太容易。
     他看看书令仪,忽然道:“你想知道……”
     “咦……”书政走过来,发现女儿坐的地方多了两个年轻孩子。
     “爸爸。”
     陈犹匪话被打断,眼神危险的看去,在书令仪开口介绍时,下一秒神情缓和过来,以至于书政与他对视时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这孩子看着很有气场,书政略微疑惑。
     陈犹匪和王敏敏主动介绍自己,“书叔叔好。”
     “您新年好,吉祥如意,好事千里!”王敏敏在表哥的眼神示意下乖觉的说着好话。
     书政哎哎的答应,笑着道:“你们是令仪同学吧,想吃什么就点,叔叔请你们,新年快乐。”
     陈犹匪:“您客气了。”他处变不惊,泰然自若的样子让书政多看了一眼。
     在他眼里,陈犹匪表现的不似一般学生。
     “平时在学校里,令仪麻烦你们照顾了,我工作忙很少能关照到她,希望你们能像朋友一样在一起……”
     书令仪不太好意思的轻轻喊了书政一声。
     陈犹匪望着她,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和家里人相处时的模样,如羽毛挠在他心上,痒痒。
     陈犹匪:“您放心,令……书同学在学校人缘不错,很得我们喜欢。”他后面压重的字音显得意味深长,然而书爸爸听不出,只有和他对视的书令仪目光闪躲。
     王敏敏抱着同情书爸爸的心,冲陈犹匪作个口型:不要脸。
     陈犹匪扫她一眼,充满警告,往她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王敏敏迅速拿起,那是上次她帮了表哥忙,他给她买的最新版。
     屈服了的王敏敏甜甜道:“是啊书叔叔,您不用担心,陈同学是一中老师心目中学生里有名的得力干将,还是篮球队的队长,成绩好没的说,您放心就好了!”
     书政笑着答应,“那十分不错,小伙子这么优秀未来前途无量。”
     王敏敏哄大人的技术在家里一帮小孩里称第一就没人称第二,假的都能说成真的,虽然给她哥包装了不少,但也不缺乏事实,说的更加一脸问心无愧。
     陈犹匪给她了个“上道”的眼神,噙着笑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书令仪:“……”
     书政带书令仪出来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陈犹匪和王敏敏也一同出了去。
     四个人道别,分开往反方向而行。
     书政路上回味过来,发出善意的笑,摇着头说:“这两孩子,不得了。”
     书令仪疑惑的看着他。
     书政摸摸她的头,拿她当小时候那样对待,“算了,什么都需来日方长,不愁这一朝一夕。”
     书令仪:“爸爸,听不懂。”
     书政:“爸爸在感叹呢,后生可畏。”
     书令仪:“……”
     迎着清冽的风,穿过花鸟市场的高大男生和旁边的小女生时不时的斗几句嘴。
     新年后的日子,总是春风又得意。
     开学后。
     炽热的阳光照射进来,排练室的地板上倒映出女生们身段曼妙的阴影。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下周继续练习。”
     “老师再见。”
     “书令仪,你等等。”
     被叫住的女生人茫然回头,眼里透着淡淡的疑惑。
     “老师?”
     “篮球队张老师的东西落我那儿了,我等会去开会,时间紧急,你替我跑一趟给他吧。”舞蹈老师把装着文件的油纸袋递过来。
     书令仪愣了下,接了过来。对方朝她笑了笑,“麻烦你了。”
     “嗯……不客气。”捏紧了油纸袋的一角,换鞋提上装水的小布袋,按照舞蹈老师说的,书令仪从排练室出去了。
     下午阳光正盛,站在走廊上,不远处就是篮球场,篮球落地的拍动声与打球的喝声传来,说明那里和平常一样充满雄性人气。
     踮脚看了看,那里训练的人很多,不确定这时候能不能找到张老师。篮球场被网围着,而要进去找人,得围绕着篮球场走半圈才到入口。
     书令仪微微眯眼,才能看清球场的情况,她看见人在哪里了。
     篮球场出现的女生极少,在吸引了许多不清不楚的目光过来时,书令仪已经走进来了。
     大树下正在训话的张老师正在咆哮,“说话!耳朵聋啦!”
     一排男生没回他。
     张老师走上前拍了拍一个男生的脸,“臭小子,回魂了,看什么呢啊?”
     前排男生:“看仙女……”
     张老师:“劳资这么个仙男你不看,我仙不死你!”
     其他男生憋不住:“噗。”
     书令仪尴尬的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喊了一声,“张老师。”
     众人目光看过来,张老师不悦的看去,下一秒僵住,黑黢黢的脸有一抹浮红,尬的。“啊,你,舞蹈蔡老师那儿的?”
     书令仪顶着一众目光的压力,上前把资料给他,“蔡老师让我交给您。”
     在张老师查看时,她道:“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书令仪避之不及的离开这里,她没忽略站在最边上的陈犹匪,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
     篮球队的男生起哄,“看看不行啊。”
     张老师气笑了,“我说你们,有点自知之明行吗,配得上吗啊,都给我滚进国家队,考上体院才有仙女看得起知道吗!”说完脸色顿变,“你们联合打架的事情我还没算,给我一百个青蛙跳,俯卧撑!”
     篮球队一片哀嚎。篮球队一片哀嚎。“要死人的张仙师!”
     张老师:“死。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逡巡一圈,目光定在最左的男生身上,指着他道:“你,陈犹匪,身为队长带头打架,不给我说清楚原因别想有好日子过!”
     排头的男生淡淡道:“教练,没有原因。”
     ……
     放学的时候书令仪上台擦黑板,时不时往后面看一眼。
     班上零散几个人在闲聊,她回过头写下明天的课表。
     有两个男生从考试提到打球,从打球提到了篮球队,兴奋的道:“我丢,我也早看三中那帮人不顺眼了,打的好!”
     “马后炮吧你,也就陈犹匪他们敢,到底是为什么也没说。”
     “哎,说不定是惹了陈犹匪什么,我是听说好像和他女朋友有关系。”
     “我擦,他女朋友?”
     书令仪顿了顿,把写错的课表擦去,重新写了一遍。
     她把粉笔放回盒子里下来,两个男生收回目光,唉了一声讨论别的。
     回到位置上,书令仪收拾着书包,忍不住往旁边隔了个走道的位置看去。
     朱珠在小卖部买吃的,贺天一过来陪她,顺便回教室去收拾东西。
     “你说,你们把三中的齐豫齐秩都打了?”
     贺天一大口喝水,渴死他了,他无所谓的道:“前几天就打了啊。上学期就要弄他,一直没蹲到他人,滑不溜手的。”
     朱珠听了前因后果,“我了个去,书宝宝还不知道吧?”
     贺天一嗯了声,“没和她说,陈犹匪估计没告诉她。”
     接着两人对视一眼。
     书令仪等回来朱珠和贺天一,她看着贺天一替陈犹匪收拾东西。
     教室里的人就只剩下他们几个,校园空旷到只有球场篮球落地的回响声。
     她慢慢问:“陈犹匪……他怎么了?”
     贺天一茫然。
     书令仪脸色认真,她说:“我听人说,他打架了是不是?他现在在哪儿。”
     贺天一神情微妙,挠着头道:“啊,你知道了啊。嗯,是。你要找他么?”
     “他被教练罚了一下午,现在还在篮球场那儿呢。”
     书令仪愣然,“没有,老师。”
     校花老师背负着手,眼前的女学生身子高挑修长,面容白净,睫毛如墨,吸引着后面一排的男生看过来。
     “你头发烫过了?在学校要扎着头发,仪容整洁,烫头发是不允许的。”
     书令仪的头发只要夜里扎成丸子状,睡觉时不散开来,白天不扎起来头发就是卷起的。
     面前的校花显然误会了,她只得解释,“老师,我没有烫过……”
     男生里陈犹匪的声音传过来,“老师,她是艺术生,没有烫头发,我可以作证。”
     一群起哄的声音响起,校花老师:“闭嘴,一个两个奇装异服,还敢染发,给谁看啊?”
     “给我麻麻。”有不听话的男生拌嘴道。
     又是嘻嘻嘿嘿不着调的笑声,校花老师瞪着他们。
     书令仪视线落在陈犹匪身上,他纯黑色的头发染成了深麻色,面对老师的教训他懒懒的道:“这样的我很帅,老师不喜欢吗。”他的目光透过校花,看过来和她对上,隐隐有着促狭兴味在其中。
     “我染给老师看,老师你看我是不是很可爱。”贺天一不要脸的卖萌
     男生圈里乱了一团,陈犹匪朝书令仪使了个眼色,让她快回教室。
     走上楼梯的她回眸,陈犹匪正看着她,忽然指了指头发,用口型问:“好看吗。”
     书令仪仔细看了下,飞快点头,宛如一道倩影掠过,消失在楼梯拐角。
     陈犹匪收回目光,眼神闪亮,继续和校花老师对抗。
     然而不到一天陈犹匪和贺天一就把头发染回来了。
     贺天一:“我靠,校花要叫我麻麻过来,这么个事儿需要劳驾我家皇后娘娘吗。”
     朱珠:“……你好像古装剧中毒不浅。”
     书令仪笑弯了眉眼。
     朱珠问陈犹匪,“那你呢?怎么也染回来了。”
     这种作风很不陈犹匪啊。
     男生头发还剪短了些,清爽帅气,他扬了扬下巴,“和他一样,没差。”
     贺天一拆台,“什么叫没差,叫家长多丢脸,你就是想给人看,看完了就算了呗,哪儿像我压根儿不想换回来。”
     陈犹匪没否认,反正他从她那儿得到认可,留不留那头深亚麻色的头发都不重要。
     书令仪和他对视,“那样太伤头发了。”
     陈犹匪:“就给你看看。”
     书令仪:“……”
     考试周,年级的氛围很紧张。
     书令仪抓紧时间复习着重点,很多学生开始之间借着书本补笔记,她的已经借出去了,在学生之间辗转直到今天才还回来。
     朱珠正在看视频,顺手替她接过来。
     书令仪拿在手上习惯性的翻看一下,里面掉出一张纸来。
     朱珠眼不离屏幕,“什么东西掉了书宝宝。”
     书令仪俯下身拾起来,是她之前做过摘抄的小便利贴。“没什么……”她说着放回去贴着,上面一行字吸引了她。
     [ 书令仪,可以做我的主人吗,舔你的脚让你爽 ]
     手一抖,让纸掉在了书本上。
     朱珠从视频上抽开目光,偏头就见书令仪一脸受惊吓般茫然无措的样子,无知无觉的好奇问:“怎么了?”她往下一看,没什么奇怪的,便利贴也……
     “这是什么?变态吗!”朱珠眼神猛然定住,和书令仪对视。
     两人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惊吓。
     “变态啊……”
     书令仪点头,“不知道是谁写的恶作剧。”她根本不想看那上面的内容第二遍,动手拿起它撕掉。
     朱珠刚要阻止,“还可以留个证据,把人找出来……”不过撕了就撕了。
     书令仪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只觉得手里的便利贴都不干净了,忍着心中的不适装进垃圾袋里,拿去丢掉。
     她回来的时候和朱珠面面相觊,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珠:“太恶心了!”
     什么叫做他的主人,还舔`脚,疯了疯了。
     书令仪叹口气,催眠自己忘掉,“好了,不要想了,看书吧。”
     说是看书,被弄这么一出,还是会不自在很久。

    猜你喜欢

      激情小说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