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 大小:1M
当前位置:手机爸爸>软件>小说动漫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

版本:1.0 大小:1M 分类:小说动漫 时间:2017-09-20 17:37
立即下载
  •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截图一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截图二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截图三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截图四
  • 特别说明请大家多多关注手机爸爸,我们将为您带来最新最热门小说vip章节的免费阅读。如需阅读小说全文,请点击下载我们提供的专用小说app进行阅读。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简介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我与黄书郎二三事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妖族大会的简介: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妖族大会就在手机爸爸。在我的东北老家,黄鼠狼(黄皮子)是一种被高度神化和人格化的动物。传说,黄鼠狼修练到化形的一步时,会穿着人的衣服模仿人的动作出现在的人的面前。看见它的人如果说:“这只黄皮子只像人。”它就会化形成功,如果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我与黄书郎二三事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的简介: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就在手机爸爸。在我的东北老家,黄鼠狼(黄皮子)是一种被高度神化和人格化的动物。传说,黄鼠狼修练到化形的一步时,会穿着人的衣服模仿人的动作出现在的人的面前。看见它的人如果说:“这只黄皮子只像人。”它就会化形成功,如果看见它的人说:“这只黄皮子一点儿都不像人。”它永世只能是黄鼠狼的模样。我与黄书郎二三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怎么样?是不是看完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的简介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那还等什么,快快进行我与黄书郎二三事最新章节阅读吧!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小说介绍:

    作者:梦里闲人
    最新章节:第144章 妖族大会

    我与黄书郎二三事第144章 妖族大会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 我深吸一口气, 直视着胡丽姬的眼睛,又看向坐在她下首的几个陌生人的眼睛……畏惧是什么?我已经忘了呢。 首发哦亲
     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他们中有人认识我, 有人听过我的名字……互相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东北五仙家在全国的范围内也不过是五个中等家族, 除了胡丽姬因为建国后不能成精这部网剧扭转了乾坤, 成了在全国范围内有份量的大人物,能够做妖族族长会议召集人之外, 别人……坐得离首座都有些远。
     离首座近的那些人, 有人穿着道袍, 有人穿着僧衣, 还有一些穿着汉服,一个个眉头微皱地看着我,打量、探寻、警惕……
     我知道我不能露出一丝的软弱, 这些人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老江湖, 我露出一丝的破绽, 他们就会围上来将我拆吃入腹连渣都不剩。
     胡丽姬站了起来,笑眯眯地让出了首位,我看着那张外表普普通通的椅子,铁王座算什么?外表张牙舞爪毫不含蓄,根本不符合东方人的审美,椅子最要紧的不是外形,而是位置, 这把外表普普通通的椅子,在我眼里比铁王座要恐怖千万倍。
     胡丽姬让出来了,一半是想要卖顺水人情给我,另一半又何尝不是威胁,那个位置——坐上去是要有真本事的。
     我脚步不见一丝迟疑地走到坐椅前,坐了下去……软绵绵的,果然很舒服。
     “这里是妖族聚会,不是小孩子的游戏场,是谁放这个毛孩子是进来的?”一个国字脸星眉虎目的中年壮汉一拍桌子吼道,他的吼声中如有虎啸,想来是虎族了。
     如今除了东北偶尔有野生虎出没的新闻之外,全国别的地方已经难觅野生虎踪,在一千多年前却是全国到处都有老虎,武松打虎什么的,那是当年的日常,也只有在那个时代老虎才有成精的机缘,这位保守的说也有一千多岁了,叫我小毛孩子——没毛病。
     他说完看了一眼胡丽姬,想来是认为我是被胡丽姬故意放进来的。
     “我自己来的。”我笑眯眯地说道。
     “自己?”他挑了挑眉,“小丫头,在这里撒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知道,所以我没撒谎。”
     “秃尾(yi)巴老虎,她没撒谎,她是自己进来的!你的五感越来越弱了!难不成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个身穿黑色罩袍只露出眼睛,个子出奇矮小的人出声,他的声音幼稚尖利像是个婴儿一般。
     “谁?你是谁?从一开始就藏头露尾!敢不敢说你是谁?”秃尾巴老虎这个外号显然知道的人多,敢叫的人少,老虎指着他道。
     穿黑色罩袍的人轻轻一挥手,露出了全身,竟然是个穿着连体衣,一只手拿着奶瓶,脖子上挂着围嘴,嘴里叼着安抚奶嘴的婴儿!
     众人皆是一愣,有定力浅些的笑出了声儿,又立时收声,能进到这间房间的人没有弱者,可他偏偏是以婴儿的形象出现的——越是这种人,越是深不可测。
     “是你。”我认出了他,按时间推算,那位转抬了人胎的千年蛇精是应该有这么大了。
     “是我。”他笑了笑喝了一口奶,“她是自己进来的,你们继续我睡觉时间结束了,两个小时之后再见。”说罢他一挥手坐在他旁边的助手抱起了他,他闭上了眼睛竟如婴儿般睡去。
     在座的人都明白了,此人竟然是以“灵魂”的形势进来的,“真身”还在“家中”,他在这里清醒,在“真身”是睡着的装态,相反,他在这里“睡着”,真身则是清醒的。
     “难不成——是他。”有一个人小声说道。
     认出他的人越来越多,连胡丽姬都叹息了一声。“好歹有一千年的缘份,竟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嗯,他说得没错,郑家的丫头虽然用了黄家的大门,但也是自己走进来的。”坐在胡丽姬左下首面目普通的中年僧人说道。
     还有别的人纷纷出言,秃尾巴老虎四下看看,知道是自己露了怯没有再纠缠于这个问题坐了下来,“好,郑家人既然已经来了,某家要听听她怎么说。”
     “是啊!郑家竟然背信弃义投靠官府出卖妖族,若是不给我们一个解释,以后大家也不必被契约束手束脚,只管有仇的报仇有怨得报怨就是!”一个穿着剑袖长袍的‘年轻人’说道。
     “哼!收留杀神本就是背弃之举,老朱你不要避重就轻替郑家辩解。”老虎又道。
     “杀神可不是在野地里喝风长起来的,说起来头一个要解释的是黄家。”坐在中间位置一直盘腿坐在椅子上做农民揣闭目养神的灰家老祖睁开了眼睛,精光四射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坐在自己上首的黄家老祖。
     黄英俊嘬了一口烟,抬起穿着千层底儿步鞋的脚,将犀角烟袋嘴白玉竹烟袋杆黄铜包金烟袋锅的大烟袋放到鞋底上磕了磕,随手放在了桌上。“杀神这事儿……”他一张嘴就是正宗的铁岭口,“俺是该给大家伙一个交待了,大家伙都在呢,我对着灯发誓,想当年俺发觉这小王,八犊子是杀神,没打喯儿啊!立马就想把这小王,八犊子给弄死,赶巧儿了那天郑家的淑兰也在,她把我给拦下了,给这小犊子掐算了,说这小子颇有来历,将来啊是要做大事的,我要是把他给整死了,他重新投胎不知道落到哪家了不说,肯定记我老黄家的仇……记我老黄家的仇事小啊,万一坏了大事我们老黄家担不起责任。”
     “啥大事儿?”灰家老祖问他。
     “大事儿嘛……我原先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他得杀老鳖精那个老不死的瘪犊子玩意儿,得保着郑家这丫头……”
     “胡扯。”老虎一拍桌子,“你们这一唱一和的演啥呢?老鳖精也是咱们妖族,他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他杀他还是什么好事儿?”
     “呵,我想起来了,老鳖精跟你是老交情了,他得了天上仙女的真元,可曾对你透露过半分?你当他是兄弟,他当你是傻逼!”黄英俊撇了撇嘴,直指老虎的软肋,“我刚才没说完,如今姓郑的用妖族炼药只是眼前,他与我黄家叛徒勾结早已经投靠了魔族,想要打破封印,请魔族重归!”
     全场一片哗然!众妖议论纷纷,魔族怎么回事,他们估计也只是听长辈说过,没几个亲身经历过的,然而长辈说得清楚,妖族已经把魔族得罪死了,魔族回归头一个不放过的就是妖族!
     若是此事为真——
     别的事还真都是小事。
     “这是真的,这也是我今天召集大家来的目的。”胡丽姬道。
     “这是怎么回事?魔族不是已经被天庭封印在魔界一万多年了吗?黄家叛徒是谁?郑天翼哪里来的本事打破封印?”众妖纷纷问了起来。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魔界被天庭封印了一万年,就应该知道万事都有终结,天庭的封印再厉害,历经万年也早就不堪一击,天庭在关闭之前重新封印过一次也不过是小修小补,最近这一千年从封印缝隙中逃出的魔族兴风作浪之事不绝于耳,只不过数量极少未成气侯罢了,魔界筹划回归日久,早有了万全的准备,黄家叛徒和郑天翼不过是他们找的工具罢了。上次妖族暴动背后就有魔族的影子,狼家大量子弟杀人转魔修,就是受了从封印裂缝中逃出的魔族指引。”胡丽姬语速不疾不徐,态度不焦不燥,简单单就把事情说清楚了。看众人的表情,至少一多半的人是信她的。
     “兹事体大,不能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我们就相信你,我们要证据。”方才说话的老朱道。
     “她就是证据。”胡丽姬指着我,“当日妖族□□,她与魔族打了一场。”
     “她?”秃尾巴老虎瞅了一我一眼,轻蔑地撇了撇嘴,“就凭她?还不够俺老虎塞牙缝的呢,能打败魔?”
     “无论你信与不信,我活着,魔死了。”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呵,我不信。”老虎摇了摇头。
     “你既然与老鳖精是好友,应当知道他的实力,黄书郎杀不了他。不瞒你说,杀老鳖精的是我,杀魔的也是我。”我微笑着指着黄书郎道。
     老虎愣住了,他当然是知道老虎的实力的,眼神开始犹疑不定……
     “郑家的丫头,你别在这里瞎扯犊子了,杀了老鳖精的是仙女莲天碧,她不过是借了你的身子罢了。”灰家老祖撇了撇嘴拆我的台。
     “老灰,你忘了吗?规矩如此……她既然能召莲天碧上身,借着莲天碧的力量杀人,那是她的本事!”黄英俊又装了一袋烟抽了起来。
     他们俩个你一句我一句,半真半假地替我“作证”。
     众妖你看我我看你,看向我的眼神里少了几分的轻视,多了几分的重视,妖族向来凭实力说话,没实力说出花儿来都没用,有实力放屁都是香的。
     “郑家的,我问你郑家是你当家,还是郑天翼当家。”声称去睡觉的“小婴儿”忽地坐了起来,肉乎乎地小手指着我说道。
     “我是郑家的当家人。”我摘下脖子上的玉佩拍在桌上,“这是我郑家掌门玉佩,得玉佩者方为郑家掌门!”
     作者有话要说:  女儿病了,趁她吃了药睡着更新。
     作者更新不易,且订阅且珍惜。支持正版的都是小天使。

    猜你喜欢

      激情小说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