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 大小:6M
当前位置:手机爸爸>软件>小说动漫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

版本:1.0 大小:6M 分类:小说动漫 时间:2017-09-20 17:35
立即下载
  •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截图一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截图二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截图三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截图四
  • 特别说明请大家多多关注手机爸爸,我们将为您带来最新最热门小说vip章节的免费阅读。如需阅读小说全文,请点击下载我们提供的专用小说app进行阅读。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简介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一失足千古恨的简介: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一失足千古恨就在手机爸爸。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怎么样?是不是看完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一失足千古恨的简介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那还等什么,
    今天千鹤给大家带来了一部非常好看的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最新章节,下面是小说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的简介: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就在手机爸爸。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怎么样?是不是看完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的简介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那还等什么,快快进行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最新章节阅读吧!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小说介绍:

    作者:扣子
    最新章节: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

    妃常霸道启奏王爷王妃又跑了第312章 一失足千古恨

    方从筠被问了个措手不及。
    来不及多想,在韩老紧迫盯人的视线下,她不由自主的张口便道:“十二月二十一号。”
    她出生在接近年关的时候。
    不过刚说完,她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立马改口道:“不对,应该是十二月二十二号。”
    可惜已经晚了。
    韩老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方从筠不禁后背发凉,垂眉低眸不敢与他直视。
    对外她的生辰的十二月二十二号,但实际上她真正出生的日子应该是十二月二十一号才对。当时她出生的时候是晚上,那个时候她娘已经失宠了,虽然柳姨娘还没有进府,但也不妨碍她爹另有宠妾。
    不过那个宠妾的段位没有柳姨娘高,哪怕她娘失宠,渣爹也没有对她们母子太过分,顶多就是无视罢了。
    乃至于在她出生的时候,因为时辰不对,她爹已经和宠妾就寝了,跑去通报喜讯的下人非但没有得到赏赐,还挨了责备,被打了重重几板子。
    等到第二天她爹醒来,才想起自个儿的长女已经出生了,充满了好奇的乐颠颠跑来看。众人迎合他,都只当她是才出生的,于她出生的日子就这么改改成了二十二号。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哪怕是在方府,众人所知的也都只当她是十二月二十二号的生辰,并不知道是十二月二十一号。
    方从筠严阵以待,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想着韩老发难的话,自己该编个什么借口来应对过去。
    结果等来好半晌,韩老总算开口了,结果却是问:“这些日子你总是盯着那名姓沈的男子做什么?”
    方从筠愣愣的抬起头。
    苡蓝和阿奇他们是她的人,她从来都没有瞒着;但对于韩老和韩琦,她就防了一层了。这件事她没有张扬开来,但也没有做贼心虚似的躲躲藏藏,如果他们多加注意一下,可能会发现她的动作,但如果没有发现,她也不会专程去告诉他们。
    在没有故意隐瞒的时候,她老早就做好了被韩老他们发现后的答复了。
    面带笑意的开了口,刚发出一个气音,结果又被韩老竖起手掌阻拦住。
    “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不用拿那些敷衍的话来应付我,我听得出来。”韩老说道。
    方从筠嘴角的笑僵滞在嘴角。
    好一会儿之后,方从筠自暴自弃似的扯了扯嘴角,无奈的笑道:“韩老您这样倒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若是说的不是您想听的,您怕是就又以为我是在糊弄您了,可偏偏实话就是那样……您是想听什么话呢?”
    她反问道。
    韩老冷哼一声,他就知道她没那么听话,不会轻松的容易被他震住。
    “你知道那户姓沈的人家是什么人吗?”韩老又问。
    方从筠继续反问:“那您知道吗?”
    “当然知道。不止知道,我还见过他几面。”韩老面上闪过一丝回忆之色,“别看他身无长物,就像个做苦力活的苦工,实际上他在沈家军中任校尉一职,曾经乃是定威大将军的心腹。”
    为什么说是曾经呢,因为定威大将军人已经不在了;而他现在的这个情况,也不知道他究竟还算不算是定威大将军的人。
    方从筠十分配合的做出惊讶的表情,“不会吧?那他怎么那么穷,几个儿子都快养不起了!”
    虽然她心底是一点儿都不惊讶的。并且也不惊讶韩老会知道这些。
    沈叔是舅舅的心腹手下,韩老也算是她的老师,她的自己人,所以两边的人见过面,认识并且打过交道并不奇怪。
    韩老在心中冷笑,装!继续装吧!
    既然她还要继续装下去,那么他就陪她演呗!让她知道,“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现在你既然知道那户姓沈的人家的真正身份了,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
    方从筠这次是真的不明白了,她该怎么做?迷茫的看了韩老一眼,不解的摇头。“不知道。”
    韩老也不生气,好声好气的说道:“以后离他远点。他们的生意不做也罢。”
    方从筠:“……”
    等等!这怎么和她以为的发展不太一样呢?
    大家不都是自己人吗?韩老知道沈叔是舅舅的心腹啊!就算现在舅舅失踪了,她相信韩老也绝对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不会看不起沈叔,那么既然认出了他,她也不求让性子冷淡的韩老对待沈叔有多热情,主动上前去接济、帮忙沈叔的都不想了,但也不该是这种情况吧?
    她长大了嘴巴,有些理解不能,“这、这是为什么?”
    她舌头好像打结了似的,话都说不清楚,方从筠停下来捋了捋舌头,觉得顺畅了,才又开始说道:“那个沈叔不是定威大将军的心腹吗?定威大将军是大小姐的亲舅舅啊!韩老你以前不是……是不是你知道沈叔做过什么不好的事,不然为什么让我们离他远点?”
    韩老老神在在:“你想太多了,他没有做过什么事儿。”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按照他们那种当官的权贵做的事,若真是做了什么大事还又被我知道了,你觉得我老头子还能有命活到今天?”
    这倒是不错。
    “既然沈叔没有做过什么错事,那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冷漠?”
    “他是我儿子还是孙子?”韩老嗤笑,“我对我孙子都就那么个态度,一个不相干的外人,我还得多热情!”
    方从筠无力,韩老说得都好有道理,她有种浓重的无力反驳感。
    可是心里就是知道不对啊!
    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继续无力的挣扎,“可是沈叔是定威大将军的心腹啊,和大小姐有关系啊……”
    这下韩老的表情终于恢复正常了,没有不屑藐视,没有冷嘲嗤笑,不过看了看那张板着的冷若冰霜的脸,方从筠直想扶额长叹,好像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韩老反问道:“她都已经死了,我一个半截身子入了土的老头子,而且她只是曾经当过我的东家,我韩家又没有签了卖身死契给她,凭什么还要为一个死人鞍前马后的卖命?”
    之前韩老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啊!
    方从筠放弃和韩老扯主仆情谊这回事了。老头子倔起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但他存心要和你绕圈子的时候,你别妄想从他嘴里拗出点儿什么。
    于是方从筠放弃一切战略,直接问道:“那为什么你要让我离他远点儿?”
    她决定好了,等会儿不论韩老怎么东绕西扯,她也学他,保准了中心思想反复绕着这个问题问,坚决不被他带偏。
    可惜她白用功了。
    这次韩老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为难她,她一问,就脾气好得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方从筠的错觉。
    韩老略加思索了一番,便说道:“因为事有异常,必定不妙。”
    方从筠伸长了耳朵,欲求详解。
    “我刚才也和你说了,那户姓沈人家的身份。堂堂校尉,跟着显赫一时的定威大将军征战沙场,出生入死多年,就算定威大将军出事失踪了,他也不至于就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吧?这是怪异之处其一。”
    “其二便是,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倾家荡产,家业全无,以至于沦落此等境地,但又为何要隐姓埋名呢?”
    方从筠刚想说沈叔并没有隐姓埋名欺骗过大家,话还没有出口,就想到了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养父曾经是什么身份的沈家四兄弟。
    连自己的视如亲子的养子,沈叔他都没有坦言相告,更何况邻里之间呢!
    沈叔他是没有欺骗过大家,他只是根本不和大家交流往来啊!
    他压根儿就没有怎么和邻里来往过,都是他儿子性子活泼的四处喊婶婶叫奶奶,把胡同里的邻居关系打得非常好,大家爱屋及乌,才会在每次看见他的时候,想到这是沈家四兄弟的父亲,于是也面色和蔼亲切的和他打招呼。
    和他交往较多的,就算是她自己了,这还是因为他来她这儿买米的次数比较多,但每次也就那么短短的几句话,说完就走了,再没有过多的交流。
    看见方从筠的脸色变了,韩老得意了笑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方从筠就更加觉得别扭了。
    其实这些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深想。
    在她看来,沈叔是和她舅舅关系紧密相连的一个人,她只想顺着沈叔的这条线,顺藤摸瓜找到舅舅的信息,不论是生是死,总得有个准信儿吧。
    以及,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舅舅征战多年,蛮夷一直都是舅舅的手下败将,闻风丧胆毫不为过,而且舅舅在草原打仗多年,就算不是草原上的人,也对那片草原十分熟悉了解了,怎么可能存在“深入草原,了无音讯”一说。
    当初她在出嫁途中被匪徒劫走的事舅舅究竟知不知道?
    到底是她连累了舅舅,还是朝中有人想算计舅舅,于是利用她来作为舅舅的软肋,于是将他们舅甥二人一网打尽了?

    猜你喜欢

      激情小说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