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而遇 大小:6.8MB
当前位置:手机爸爸>软件>小说动漫
不期而遇

不期而遇

版本:1.0 大小:6.8MB 分类:小说动漫 时间:2017-04-21 10:41
都市小说
  • 不期而遇截图一
  • 特别说明不期而遇全文:>>点击阅读<<

    不期而遇简介

    展厅昏黄的灯光落在叶梓握着笔记本的手背,更显暗黄。方才看过手机后的惊恐,在心中还未散去。这世界上大概真的没有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脸,有的只是如同她这般的后知后觉。如今获知真相后,她只想挖个坑把自己藏起来。由是,举起笔记本挡住脸,权当没听见般撒腿就跑。“站住!喂!”段谕几步便跑到她前头,拦住她,“刚刚跟你说话没听见?”叶梓忙把本子向上挪了挪,挡住下眼皮,“我突然想
    展厅昏黄的灯光落在叶梓握着笔记本的手背,更显暗黄。方才看过手机后的惊恐,在心中还未散去。
    这世界上大概真的没有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脸,有的只是如同她这般的后知后觉。如今获知真相后,她只想挖个坑把自己藏起来。由是,举起笔记本挡住脸,权当没听见般撒腿就跑。
    “站住!喂!”段谕几步便跑到她前头,拦住她,“刚刚跟你说话没听见?”
    叶梓忙把本子向上挪了挪,挡住下眼皮,“我突然想到还有事要忙,没时间搭理你。”
    “有事?”段谕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趁她不注意夺过她手中的笔记本。
    叶梓忙用手挡住脸,另一只手去抢本子,奈何段谕人高马大,举在头顶,她跳起来都碰不到。
    “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东西还给我!”
    段谕用手指挑开她挡在脸上的手,眸光微敛,“你叶梓不该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她们说两句,就戳伤你了?”
    “能不能别这么自以为是?她们说的话,我早当个O3给放了,我是真有事要忙,ok?”叶梓抬眸迎上他的目光,指着笔记本,“这里面可都是博物馆的重要机密,外人看到是要坐|牢的,快还给我。”
    笔记本刚放下来,叶梓便抢过来,撒腿就跑,却又被段谕扯着衣服拽回来。
    段谕双手捧着她的脸,仔细打量着。
    叶梓不自在地眨了眨眼睛,目光瞥向别处,小声嘀咕着,“离这么近,你也不怕张针眼——”
    松开她的脸,段谕缓缓站直身子,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嘴角微勾,“问题不是很大,晚上带你去个地。”
    “去,去哪?”
    段谕瞥了眼手表,拉过她的手腕就朝门口走,“还有三分钟你下班,现在回办公室收拾东西,三分钟后我们准时出发。”
    初春的夜,微寒,风吹依然刺骨。叶梓又是体寒重度患者,从博物馆门口到停车场几分钟的路,足以让她手脚冰凉,半天缓不过劲。由是,即便车上暖风开得很足,她依然要靠不停地揉搓双手来取暖。
    段谕看了眼暖风开关,“我已经开到最大,你还冷?”
    “体寒,就这样。搓搓就好了。”叶梓正看着窗外,突然手上抚上一片温热,下一刻,她的手已然被他握在手心里。
    叶梓想要抽回手,奈何力气不足,“你,你干嘛?”
    “牵手啊。”段谕瞥了她一眼,嘴角微勾,“得按照某人的步骤一步步来,先获取牵手资格,才好往下进行。”
    “……”
    你不是早就一步到位了?还在这装什么正人君子?
    叶梓白了他一眼,强行抽回手,“别成天净想着怎么占|便宜,小心早晚栽在‘色’字上。”
    “你是在说我?”段谕轻笑出声,指着自己,“我还|色?”
    我要是色,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更不会来找你搭伙过日子。
    趁着别人喝醉就干坏事!还不色?一想到他那副逃脱责任的嘴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这笔账她还没跟他好好算呢!
    叶梓拍了下他的胳膊,“哎?我听说酒吧天天有那种趁女的喝醉了干坏事的……”
    “你是说捡尸?”段谕眉峰微挑。
    “对对对!”叶梓侧过身看着他,“你经常去,应该有见过吧?没跟他们学两手吗?”
    话音刚落,车猛地停下来。叶梓一个不妨,险些没撞上挡风玻璃。惊魂未定,就见段谕解开安全带,单手拄着车门看向她,眸光微敛。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
    段谕眉宇间尽是寒气,“见一个爱一个,见一个睡|一个?”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管不着。但你别招惹我行吗?”叶梓指着自己,眼底有些温热,“你看看我,我就是一挖土的工人。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你找别人不行吗?”
    段谕冷笑一声,“如果找别人行,你以为……”
    话说到一半,突然哽在喉咙。
    “我以为什么?”叶梓盯着他的眼睛,似是要看穿一般,“你倒是说啊。”
    “没事。”段谕坐回去,扎好安全带,“他们店里很忙,错过预约时间要等很久,我先送你过去。”
    “段谕,你用话刺激我接受你所谓的赌|注,是有别的目的吧?”叶梓盯着他,眉心蹙紧。
    天渐渐深蓝,街边车来车往,灯光来去难免晃眼。一辆救护车从他左手边驶过,声音却在耳旁回荡许久。
    段谕默然看向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握紧。
    多年前,他曾经就坐在车里,而后跟着医生护士推着病床一路冲进抢救室。抢救室门上的灯亮起,他就站在门口等,只不过在结果出来之前,先等到了她的家人。
    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他,说她一直很乖巧、懂事,从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一定是他引|诱|她,说他毁了她一辈子。
    他说不是他,当然没人信。
    没人知道,当他看到她跟别人从旅馆出来,她是怎样扯着他的袖子,求他别告诉别人。
    段谕转回身,指着旅馆,盯着她的眼底微红,“这事就那么重要吗?你如果想要,等毕业了,我可以给啊。你就那么迫不及待?”
    她甩手给了他一巴掌,他平生第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个!我只想你天天陪着我,多关心关心我,哪怕每天一句话都行。可是你只知道你的篮球,只知道玩,我根本不知道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他能陪你,陪得还挺彻底。”段谕烦躁地挠着头发,苦笑地点了点头,“所以你就毫无保留地给,把你的一切都给他?”
    她没再说话,他也不再质问。
    初恋就被扣了顶硕大的绿帽子,而后又看到她堕胎大出血。这段不愉快的经历,让他开始抵触女生,渐渐地发展到现在对女人根本提不起那方面的兴趣。几经求医,也都无果。他本已准备放弃,反正他早已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这功能没有也无碍。
    谁知,那天在医院体检,他不小心把叶梓压|在|身|下,身体居然又有了反应。
    大雄说,或许叶梓是他的药,能医好他多年的伤,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劝他和她接触试试。
    他们虽然不合,但她这人思想保守,他并不想伤害她。由是,就有了这场赌|注,以开玩笑的方式给两人一个开始的理由,也给自己一个月的期限。他早就想好,行与不行,一个月后他都会走。来的时候动机不纯,本就是他不对。走的时候就尽量别留下痕迹,也别带走什么。
    “其实我早就知道。”叶梓垂眸揪着手指,暗自叹了口气。
    段谕狠狠一怔,“大雄告诉你的?”
    叶梓摇了摇头,“是我自己发现的。”
    既已如此,他无话好说。本就是他有目的而来,被戳穿还怎么有那个脸继续下去。
    “行。”段谕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叶梓,“今天我送你过去,以后你直接跟她联系就行。赌|注的事,你就当是我放了个屁,今天以后,你不会再见到我。”
    “亭悦spa会馆?”叶梓轻笑出声,“这算什么?补偿我啊?”
    段谕轻叹了口气,“欺瞒你是我不应该,好在才开始,也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这就当是我给你牵了条线,算不上补偿。”
    似是心头被狠狠戳了下,叶梓握着名片的手有些颤抖,“对你而言,确实没什么后果。穿裤子走人,第二天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
    谁也不知道,那晚过后很久,夜里她就抱着被子睡不着。再多心理暗示都没用,只要一想到当晚自己就像是个提线木偶一样任一个陌生人摆布,她就从内心深处作呕。
    “你在说什么?”段谕眉心紧蹙。
    “你不是都承认欺瞒我了吗?”叶梓拽着他的衣袖,双眼通红,“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第一次啊……”
    “等等。”段谕眸光越见幽邃,“你之前说你知道的是什么?”
    怎么听着像是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那天晚上在酒吧,是你送我回的家,对不对?”叶梓指着他的鼻子,眼底是不容质疑的坚定。
    “是我。”段谕眸光越见幽邃,缓缓推开她的手,举起三根手指,“但是我根本就没碰你,我对天发誓。我……”
    那天在医院,她已经感觉过他的反应,即便他说他当时不具备能力,她也不会信啊!完蛋,那这赌注也解释不清了,以她的性格,肯定也不会信!
    “你什么?”叶梓紧盯着他的双眼。
    段谕一时语塞。
    叶梓在他面前摊开手,“你说你没碰我,有证据吗?”
    “哎?”段谕侧过身看向她,“那你说我碰你了,你有证据吗?”
    “我当然有,第二天早上我都看见了,床单上……”叶梓清了清喉咙,和谐几个字后,双手比了个圆,“挺大一片呢!”
    挺大一片?
    段谕蹙眉沉思半晌,“是你大姨妈来了吧?”
    “哈?”叶梓不自然地眨了眨眼睛。
    不应该,不可能,不能够啊!就在那之前一周,她刚来过啊!而且当晚那点血,第二天就没了!
    半小时后……
    叶梓和冯诗坐在监控室里,眼睛死死盯着显示屏。
    半晌,冯诗向后一靠,揉了揉眼睛。
    “大姐,当时,我就已经陪你看过一遍了,今天又看了三遍。我十分特别以及相当地确认,当晚只有段谕一个人来过你家,而且人家也说了,你吐了他一身。所以停留长达一小时,也很正常啊。你看这!”冯诗指着显示屏,“他出来的时候,这衣服看着是湿的,应该刚洗过。”
    叶梓凑近屏幕,仔细看了看。
    “叶子,虽然我是你闺蜜,但这件事我可是站在他那边的。你当时刚从山区回来,舟车劳顿,肯定
    是姨妈不规律了。大姨妈很任性的,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冯诗伸了个懒腰。
    如果真是大姨妈,那她之前各种挑他的刺,还硬揪着他去体检,今天居然还义正言辞地质问他,以他的性格,够嘲笑她半年了。别说他啊,她自己都想扇自己两耳光。这算什么事啊?姨妈什么时候来不行,偏偏这时候!
    叶梓缓缓偏过头看向她,嘴角有些抽搐,“那,那现在怎么办?”
    “凉拌,再掺点辣椒。怎么样?”
    冯诗眉峰微挑,朝她勾了勾手指,凑近她耳边……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