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故事里的玫瑰 大小:6.8MB
当前位置:手机爸爸>软件>小说动漫
来自故事里的玫瑰

来自故事里的玫瑰

版本:1.0 大小:6.8MB 分类:小说动漫 时间:2017-04-21 13:47
都市小说
  • 来自故事里的玫瑰截图一
  • 特别说明来自故事里的玫瑰全文:>>点击阅读<<

    来自故事里的玫瑰简介

    有人敲门,陈之从露台回房间。这里隔音一般,这个房间的动静,隔壁的房间能听得很清楚。敲门的是钱利,拎着七七八八的袋子,说:“饿不饿?我给你们买了好吃的夜宵!”陈之示意了一下隔壁,说:“你去问问林科,他要不要吃。”“好。”陈之就靠着门,抱着手臂站在那等着。旁边传来钱利的敲门声,叩叩叩,敲了一回,门就开了。隔了一会,林敏淡淡地说:“不用了,你们自己吃。”陈之当即转
    有人敲门,陈之从露台回房间。这里隔音一般,这个房间的动静,隔壁的房间能听得很清楚。敲门的是钱利,拎着七七八八的袋子,说:“饿不饿?我给你们买了好吃的夜宵!”
    陈之示意了一下隔壁,说:“你去问问林科,他要不要吃。”
    “好。”
    陈之就靠着门,抱着手臂站在那等着。
    旁边传来钱利的敲门声,叩叩叩,敲了一回,门就开了。隔了一会,林敏淡淡地说:“不用了,你们自己吃。”
    陈之当即转了身,进了自己房间。坐下,看到钱利还杵在门外,招了招手,说:“进来啊!他不吃我们吃。”
    袋子里是煎蚝仔和炒河粉,钱利专门跑远,到庙街买的。庙街各色各样的大排档不少,吃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
    香港的大排档,兴起于五六十年代,物美价廉,很受一般居民的青睐。现叫现做,到处人声鼎沸,市井气很浓。大多用火水炉煮食,炉火猛,够镬气。
    尤其是炒河粉,师傅用湿毛巾护手,先提起一边镬耳,双耳深口的大铁镬离了炉子,被鼓风机扇动的炉火霎时间就蹿上来了,火星噼里啪啦地叫着。在熊熊的光影里,师傅把银牙、牛肉和河粉一下下地抛起来,镬里食料嗞嗞叫着,全冲着一个方向翻滚,散散聚聚再聚聚散散,然后又悉数回了镬里。
    这式抛工,好了不得。抛与不抛,味道有着云泥之别。所称镬气,成了粤菜独有。摆在陈之眼前的,色香味齐全,让人不得不垂涎三尺,也是镬气的功劳。
    陈之丝毫不顾及女人的形象,在钱利面前吃得满头流汗。钱利吃得少,看得多,看着陈之津津有味,他想不如把自己这份也留给她好了。
    吃饱了,得空了,陈之才反应过来,用筷子干净的那头戳了戳钱利手臂,“你怎么不吃了?吃啊!在想什么呢。”
    钱利干脆放下筷子,不吃了,笑眯眯地说:“在想明天的行程怎么安排呢。”
    陈之边吃边说:“怎么安排?”
    “明天天气好,先去看市场,香港地方不大,但市场很繁荣。看个整天,再回宾馆休息。”
    陈之点点头,不由瞄了瞄自己的行李,她带了套正装,簇新的白衬衣和黑西裙,还有一双高跟鞋,没穿过几回,来香港了,总算派上大用场。
    隔天,她就穿戴整齐出了宾馆,在钱利包下的那辆七座车上等人。
    等人到齐全了,汽车上路。
    钱利忙着介绍这介绍那,陈之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沿途的风景好看,她一直盯着窗外。
    直到汽车拐到了什么小巷的进口,停了下来,她才幡然醒过来一般,前面钱利说:“到了。”
    朱明辉点点头,对朱珠说:“你一个人千万别乱跑,记住啊。”接着看向一头雾水的陈之,“你带着朱珠到处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就买,等我们看完市场,再回来接你们。”
    陈之:“?!”
    汽车把陈之和朱珠放下,原路开了出去,出了巷口,没一会,就看不见车影了。
    目送完汽车,朱珠转身进了巷子,说:“我们也走吧。”
    过了好一会,陈之才渐渐接受了自己被委派来带小朋友到处玩的事实。
    巷子老长一条,破旧,但不破败,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色。两道是商铺,排得整整齐齐,商铺前还有两道露天摊铺,同样也是整整齐齐。贩卖各式各样的东西,好用的,好玩的,一些新奇的小玩意。
    朱珠看起来还算高兴,这也看看,那也摸摸,眼睛亮闪闪地转来转去。陈之问她:“你有什么看中的,和我说,我给你买。”
    朱珠摇头:“没有,我什么也没看中。”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眼神可不是这个意思。
    陈之没说什么。
    走了一会,巷子快到头了,看到有一家摊铺,挂着大大小小的葫芦。陈之乐了,指给朱珠看:“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葫芦娃。”她上前去,曲着手指叩了叩,又说:“里面是大娃还是二娃呢?”
    朱珠站在一旁,脸上居然很平静。看了看葫芦,又看了看陈之,说:“这里面怎么会有大娃二娃,葫芦娃是个动画片,动画片是人画的,又不是真的,你是不是傻了啊?”
    陈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也并不觉得窘迫,只觉得,“你这个小姑娘,说的话怎么这么老成呢。”
    转而看向摊铺的老板,问:“这葫芦,要怎么挑啊?”
    老板是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有人要买他的葫芦,还一点不热心,屁股黏在摊铺后的椅子上,都不带挪一下的。
    说的话,也是背书一样:“好的葫芦,干透、型好、芯正。上手要坠手,越重密度越高。闻上去有自然香,摸上去圆润光滑。瓷皮糠里一汪水。我这的葫芦,每个都好,你随便挑就行。”
    陈之问朱珠:“这葫芦,你想不想要?”
    朱珠想了想,反问:“我要是要,是你掏钱买,还是我爸爸掏钱买?”
    陈之扬了下嘴角,一下子把人小鬼大的小姑娘看明白了。一路过来什么也不肯买,不是没看中,而是惦记着这钱谁掏。
    要是朱明辉掏,小姑娘肯定说不买,要是她掏,估计就松口了。
    陈之不由说:“你省这点钱干什么呀,你爸爸有钱,不怕你花。”
    朱珠说:“我爸爸挣钱多不容易呀,忙得都管不上我了。我不给他花钱,钱就会越来越多,他看到钱这么多了,肯定也不会那么辛苦了。到时候,他就能管我了。”
    陈之点点头,也不说话。好一会,才离了葫芦摊铺,“你不买,我也方便了。我们走,到别处看看。”
    一直到斜阳西下,黄昏天暗,陈之才带着朱珠走回了巷子口。
    没怎么等,汽车很准时地到了,把人装上了,一齐回宾馆。
    车里,朱明辉抱着朱珠坐在自己腿上,颠啊颠的。朱珠直嚷嚷:“爸爸你别颠了!我要晕车了!”
    朱明辉乐得不行,整天没见了,想得很,又在朱珠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才把人放回座位上。注意到她两手空空,问:“怎么没买东西?”
    朱珠答:“都是些我们市场上有的东西,我从这买,再运回去,不是多此一举么?”
    陈之笑了笑,小姑娘很机灵,想出的借口让人一下子就相信了。
    然后,像是怕朱明辉多问什么,朱珠很快转了话题:“爸爸!我和你说哦!明天不管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你别想再把我一个人丢下了!你说什么好话也不管用!”
    朱明辉看着朱珠撅着个小嘴,脸上红扑扑气鼓鼓的,自然是心花怒放,一嘴地说着好好好,是是是。
    朱珠高兴了,抱着朱明辉的手臂,没一会就睡得香喷喷的。
    到了宾馆,钱利连人带车地走了。电梯里,朱明辉对林敏说:“今天看了市场,感觉还是很好的。具体的事情,我还得找你再细问一问。”
    林敏说:“好。”
    “一会到你房间里说吧,你方便吗?”朱明辉用眼神示意了下怀里熟睡的小东西,说,“我得把朱珠抱回去。”
    “好,我回去把门开着,直接进来就行。”
    朱明辉点点头,看着陈之,说:“一会你也去。”
    陈之嗯了一声,索性没回房间,直接跟着林敏进了他的房间。
    这里的房间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方向不同而已。但陈之走进去,就像是看到什么新鲜的东西一样,来来回回地走着看着。
    林敏站在门后,看了她好一会,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找个地方坐下,歇一会吧。”
    陈之就坐到了他的床上。标准间,两张床,早上已经有人进来收拾过,现在这两张床都是干干净净,被和枕头都叠放得很整洁。
    但她一眼就认出来,她坐着的,“这张,是你睡过的。”
    林敏没说话。
    陈之斜下腰,手臂抻长,手掌像熨斗一样熨过林敏的床铺,每一寸,每一厘。她什么意思,林敏看得一清二楚,但根本没想上前制止,就这么站着,置身事外一般地,看戏。
    半晌,林敏才说:“提醒你,一会,你的老板也要过来。”
    陈之说:“没那么快,他啊,宝贝他的女儿,什么正事,什么大事,都要往后排。”
    不止是朱明辉,朱珠也是。这对父女,感情好得不得了,陈之一想到,心头就不知泛上什么感觉,品味了须臾,脸上沉了,嘴上却是轻轻巧巧地说:“朱珠不怎么喜欢我,正好,我也不怎么喜欢她。”
    她们是两相生厌的关系,这很容易看出来。但是,林敏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想知道,“为什么?朱珠很懂事,这样的小姑娘很讨喜,谁会不喜欢?”
    言外之意,陈之听出来了。朱珠很讨喜,不讨喜的,是她陈之。
    陈之瞟了林敏一眼。
    转而又笑了。
    想在她这转败为胜?她不让。非但不让,还得让他体会一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
    陈之说:“道理很简单,我和她,同性相斥,相反,我和你,异、性、相、吸。”
    后四个字从陈之嘴里不疾不徐地吐露,又一次,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那么点难以言喻。
    林敏说不出话,像是带着一丝懊恼,想着,话题怎么又转到这让人止不住浮想联翩的方向上来了。
    陈之看着他,止不住地笑起来。
    紧接着,朱明辉走了进来,说:“老远的就听见你在笑,你们在说什么好笑的事情?”
    陈之得意洋洋地翘着腿,下巴指了指林敏,说:“你问他。”
    “没什么。”
    林敏咬了咬后槽牙,引朱明辉到椅子上坐下,说:“人齐了,我们说正事。”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