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你命中缺我 大小:6.8MB
少年你命中缺我

少年你命中缺我

版本:1.0 大小:6.8MB 分类:电子小说 时间:2017-04-21 13:51
都市小说
  • 少年你命中缺我截图一
  • 特别说明少年你命中缺我全文:>>点击阅读<<

    少年你命中缺我简介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舒婷《致橡树》这是语文寒假作业最后一页上的最后一篇现代文阅读。正月十二到开学的那四天里,过南陪着他,几乎天天熬到一两点。连抄带讲才总算踉跄赶上了。赵生揉揉眼睛,不紧不慢地誊写最后一题的答案。它问:读《致橡树》后感。过南的答案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
    ——舒婷《致橡树》
    这是语文寒假作业最后一页上的最后一篇现代文阅读
    正月十二到开学的那四天里,过南陪着他,几乎天天熬到一两点。连抄带讲才总算踉跄赶上了。
    赵生揉揉眼睛,不紧不慢地誊写最后一题的答案。
    它问:读《致橡树》后感。
    过南的答案:《致橡树》采用象征的手法表露了诗人自己真诚、高尚互爱的爱情理想。橡树与木棉比肩而立,在相互平等的基础上相互信任又相互尊重……
    像这样感性类的题目抄起来最累,因为赵生不能完全照着copy,用词措句、行里间断、前后顺序都要改一改。
    最后一笔落下时,难得寡淡的少年都长长舒了口气。头朝后扬去,彻底的伸了个懒腰。隐约听到了身体的每一根骨头都在响。
    但是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真不错。
    南城已经过了最冷的那段时间,午后的阳光从2米*2米的田字窗外透进来,照在人的身上懒洋洋的。透风口灌进来的海风,把绑好的窗帘吹得摇摇摆摆。布料撕扯的声音都能窸窣地传进人的耳朵里。
    赵生闭眼呆坐了十分钟。这里在南城新区,比老城区那边更靠近海,也更接近阳光。
    再等他回神的时候,才发现对面的丫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压着两本错题集,身体微微起伏。呼吸声轻浅,气流扑下来,跟着纸张也颤颤巍巍的。
    赵生往近处凑了凑,长大之后,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打量过南的容貌。婴儿肥的脸蛋如今都利落了,五官精致,皮肤雪白。和性格完全相反,过南长相倒是典型温婉的江南女子。
    少年的脸庞被阳光照的发烫。
    他回身,把刚才合起的作业又翻了开,握笔在感悟处又添了一句话:
    因为她是树,我才愿意成为树。
    *
    过南醒的时候,屋子里已经空了。
    桌上留了张字条,是赵生,他的笔迹很好认。用犀利的楷书写了两个“谢”字。
    丫头把字条塞进相框的背面。抱在怀里傻笑了好一会儿。
    *
    殊死拼搏之后也终于迎了新一学期的开学季。每当这个时候,无论多么讨厌上学的学生,都会怀揣着一丝显而不露的期待。空旷许久的操场上又会响起久违的欢声笑语。
    这又是南城别于新年之外的另一种热闹。
    但是,随着开学这段的热潮渐渐过去,之后的一个月里,整个学校都弥漫着一种慵懒的气息。
    老师们管这叫“春困”。
    “蔡小书,”薛城黑着脸,把手里的教科书卷起来大力敲讲台,“蔡小书!”
    “啊~啊,在,蔡小书在。”被叫的人在一声惨叫中跳了起来。过南在底下掐她了。
    薛城伸手把面前扬起的粉笔灰扇开:“你是猪么?一天往二十四小时里睡。”
    这丑丫头本来就是全班的笑话,这下倒好,被薛城这么一骂。整个班级都躁了起来,哄堂大笑,像复读机一样跟在后面重复:你是猪么?
    蔡小书尴尬,伸手挠了挠头,龇牙一笑:“不是,老师。”
    “都给我安静。”薛城顺手就把指尖的粉笔朝后排捣乱的男生扔了过去,“就你们会起哄。”
    然后回头过来瞪着蔡小书:“不是的话,就给我睁大眼睛盯着黑板看。去年年底省级联考,你拉了我们班0.2的平均分,自己有空好好反省反省。要不是你,我们怎么可能会输给(二)班,啊?”
    “是。”
    真罪过。
    蔡小书把眼底的一丝不屑藏好,打哈哈似得在薛城跟前儿急点头。
    过南曾说过,小书本质上是个极其高傲的人。她从不在任何流言蜚语面前辩解或发表评论,是因为她根本不屑,不屑和面前的这些的人吵架浪费自己的时间。
    下课铃声响了之后,过南拖着她去厕所里洗脸,清醒清醒:“你怎么回事儿啊?就算晚上码字,你也要有个限度吧。这么下去早晚先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
    “没有~”蔡小书摆摆手,她这段时间一个字都没写出来,“我……”
    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两个人的脚步同时在女厕所门口停了下来。对视一眼,消音下去。
    “你说蔡小书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一天到晚傻不拉几的。”
    “谁知道啊。唉,不过我倒是听说娟子有个朋友之前和蔡小书是小学同学,说她小时候滑滑梯的时候撞过脑子。”
    “是么!怪不得,人又长的丑……”
    过南叉腰,憋着气笑、差点儿昏过去,凑到眼前人的耳朵根上:“你脑袋撞过啊~我都不知道。”
    蔡小书白她一眼,横着眉冲她做口型:滚蛋。
    那厕所里:
    “也是,你说过南成绩挺好的,怎么总是和她在一起啊?”
    “成绩好有屁用,你看看她做得那些事儿!要说蔡小书是个傻子,那她就是个疯子。两个人做朋友倒是绝配的……”
    小书摊手白眼。哈哈。苍天绕过谁!
    里面儿的两个人甩了甩手上的水,边说边笑、从厕所里走出来。
    ……
    我尼玛!
    那两活爷爷双手抱着胸站在厕所门口,也不说话,就笑眯眯地瞅着她们。叫人毛骨悚然的。
    差点儿没吓个半死。
    所以说背后讲鬼话要不得。
    正常人……会这样么?
    说坏话的小丫头也是鸡贼,拉着旁边丫头,指着走廊尽头的(二)班、茬开话题:“唉,快看快看,是赵生。”
    话音刚落,两人一溜烟儿就不见踪影了。
    过南冲蔡小书挑眉,一脸旗开得胜的样子:“走~”
    两个人手拉手往厕所里走。接着聊刚才还未聊完的话题,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我这段时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为什么?你们耍笔杆子所谓的瓶颈么?”
    蔡小书双掌并拢在龙头下接水往脸上扑:“也不是,是我最近心思不在这上面。”
    “拜托,蔡小书。你那么爱写东西的一个人跟我说心思不在上面?怎么着?你思春了?”
    还真被说着了。
    她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锅巴,我问你。网恋……算不算恋爱?”
    “干嘛突然问……”过南兜里掏了张纸巾给她擦脸,说到一半儿才反应了过来,“不是吧!!!你网恋啦?”
    “你大爷声音能不能再大点儿?还怕我在这个学校缺话题么?”她咬牙转头,确认了厕所里没人之后才镇定下来。
    过南食指竖在嘴边上,点点头意思我懂,随后压低声音:“那你给我讲讲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网上认识的。他寒假的时候加了我微信好友。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天了。”
    “聊什么?”
    “天体,行星,机械原理之类的。什么都聊。” 蔡小书把擦脸的面纸丢进垃圾桶里,“他好像对什么都挺感兴趣。”
    两个人是踩着上课铃声进教室的。接下来的对话,就变成了纸上的字符。
    “所以你对他有好感?”
    “我也不知道。但是和他聊天很痛快。没有鸡同鸭讲的感觉。有时候甚至能通宵聊一个晚上。”
    “你没问他是谁?”
    “问了。他不肯告诉我。说时间到了我自然就知道了。”
    “那我猜那个人一定知道你是谁。”
    “不能吧。正常男人如果知道我现实中长什么样子,还愿意和我聊天么?”
    过南想了想,很严肃在纸上写下:“可能他也丑。”
    “滚。”蔡小书写完愤怒的将纸揉成球朝她的脸丢过去,不想一个反弹跳到了后面的桌子上。
    后面坐的偏偏又是楚河这种八卦体质男,上课本来就无聊,眼见这么个纸条飞了过来还能放过不成。一把攥在手心里护了起来。
    前面的两个人这就懵逼了,平常的纸条也就算了,偏偏今天这张……
    过南趁那个化学老爷子转过去写板书的时候,扭了半个脖子过去,压低嗓门:“楚河,把纸条还给我。”
    无赖不理,耸耸肩:“什么纸条?我没看见。”
    ……
    蔡小书瞪着他:“当我瞎么?”
    “楚河你最好乖乖还给我,不要逼我动手。”过南咬着牙。
    和同桌一起讨论喜欢男孩子的纸条,被班上顽皮的男生捡到、甚至当个笑话一样公之于众。这是所有的少女在上学的时候,都深恶痛绝的一件事情。
    过南了解蔡小书,她之所以会把“网恋男生”这件事情说出来,是因为她当真、并且上心了。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纸条被楚河看到。以过南对这□□崽子的了解,他一定狼心狗肺的拿来嘲笑小书。说不定还会搞的人尽皆知。
    小书是不敏感也不爱计较,但并不意味着她没有情感。她也是你女孩子。
    过南想到这儿,眉头都拧了起来:“楚河,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纸条还给我。”
    谁知这厮身子往后一收,戳了戳旁边的同桌,两个人头堆在一起,转眼就准备去打开那张字条。
    过南吐了口气,二话没说,“腾”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转身走到楚河地身边:“还给我。”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楚河吓/尿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疯丫头真敢在课堂上就动手。
    班里的目光都聚焦到他们身上。
    “过南,你又想做什么?”化学老师把眼镜往下勾了勾,眉头跟打了结似得,“上课随便离开位置,你还有没有纪律?懂不懂尊重别人?”
    他和过南的梁子是从那根插火柴的烟结下的。在那之后,他看到这小祖宗头就疼。
    底下也开始叽叽喳喳地交流了起来:“她疯了吧?”“真有病。”“还要不要上课了。”
    “还给我!”过南一概不理,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楚河。
    怪怕人的。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激情小说